追蹤
Purple sun blog--- 大頭妹のSecret garden ---
關於部落格
  • 349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時效警察--分集大綱

詳細資料:
     http://steature.spaces.live.com/cns!CB8C2F3E1DA5DF21!1199.entry
分集大綱:
      時效警察#01
         No.1  Date:平成18年1月14日 (土)
        事件名:位於西總武市的料理學校的理事長殺人事件
        
霧山修一朗(小田切讓 飾)服務於總武警署的時效管理課,所謂的時效管理課,就是負責銷毀過了時效的懸宕案件的資料和遺留品,是個相當悠閒的警務單位。而同樣在總武警署交通課服務的女警三日月靜香(麻生久美子 飾),則對霧山有點意思。
         某日,時效管理課課長講到在時效管理課工作既不用擔心被罵,還可以搞搞興趣。此時霧山突然想起自己沒有興趣,而同事也威脅他,沒興趣的男人會討不到老婆,為此霧山決定要找個興趣。想來想去,他決定把「已過時效的懸宕案件」,當成是自己的興趣去調查。
         第一個案子就是15年前發生的男子遭刺殺的案件,該名死者的老婆,是相當有名的家庭料理教主笠松廣美。雖然已經過了15年,許多證據的取得已經不容易,但霧山還是拉著三日月到處訪查,加上霧山擁有很敏銳的感覺,終於一步步拼出當時命案的原貌,但卻苦於沒有真實物證.....
         霧山修一朗「不會給任何人看的喔」日記
        
No.1       Date:平成18年1月14日 (土)
               事件名】位於西總武市的料理學校的理事長殺人事件
          犯人】
           家庭料理研究家‧笠松廣美(舊姓:曾根崎)
          (備考)那個人的髮型還真像是假髮一般地整齊啊。不過說謊的時候髮型變了,所以是真的吧。我的頭髮可能沒辦法像那樣整齊呢。
          【事件經過】
           15年前,以家庭料理研究家的身分開始受到大眾注目的笠松廣美,在自宅中刺殺了當時的丈夫‧曾根崎大輔。凶器是菜刀。當時廣美正懷著現在的丈夫‧笠松道夫的孩子。所以可以推斷,案發時她為了保護可能會因大輔的暴力而受到傷害的小孩,而在瞬間犯下了這起案件。案發後根據大輔的愛人‧水岡由起子提出廣美的不在場證言,讓廣美獲得了無罪判決,交換條件是廣美得支付水岡一億元,不過是在案件的時效過後。條件談妥之後,廣美就去了長野。1年後與道夫結婚,士郎也出生了。在刻意延遲一年才交付出生證明書後,又返回了東京。等到案件時效一過,廣美就依約用宅配的方式支付了由起子的一億元,並和道夫離婚。
(備考)當時負責調查這起案件的村田先生有口臭。似乎是由於前一天吃了大量大蒜的緣故。實際上要吃到多少的量,才能到達那樣程度的口臭呢?.....不曉得呢。當時問的話就好了。
          【證物】
           寄送給水岡由起子的「那須的茄子」的箱子(根據上頭的傳票,檢驗出了廣美的指紋)。裡面有著一億元。
(備考)諸澤先生的指紋鑑定費用=1000元,下次試著殺點價看看。
          【結論】
          「不會對任何人說喔」小卡,好像做的太簡單了呢。下次來點花樣試試看吧。這樣一來犯人拿到的話會更覺得高興也說不定....。對了,那個章為了怕要用時沒帶著,還是隨身攜帶好了,啊~有個興趣真是好呢~
           
三日月靜香「總武署動務日記」
           No.01  2006114
           這禮拜總覺得好像不太能專心在巡邏上呢。裴三俊好像因為違法停車
           而來了署裡領車的樣子,不過那跟我又沒有關係....。話說回來啊,我又不清楚裴三俊是誰。說到這禮拜我主要做了哪些事的話....
           1.在熊本課長撿到的婚姻登記書上面強行寫上自己的名字
           2.被霧山騙了,賠上休假日跟他進行他奇怪的興趣活動。
          3.買了「笠松廣美之『擺平男友的最終家庭料理』」
        

           ....咦?喂喂、這些跟工作根本無關對吧?對吧?
           ....是說我啊,在跟誰問啊。再話說回來,這些事情都跟霧山有關不是嗎!?
           霧山也在婚姻登記書上寫了自己的名字嘛,所以我的手一不留神就...。再說要不是那傢伙用了「禮拜天留給我吧」那種語帶曖昧的說詞,我是一定會找婚喪喜慶啦之類的理由拒絕他的啦。就是這樣。況且起初要不是那傢伙找到了『調查過了時效的案件』這個興趣,事情也不會變成這樣啊...。
< STAFF >

 劇 本:三木聡
 導 演:岩松了、園子温
 製 作:横地郁英
 主題曲:「雨」CEYREN
 播 出:2006年1月14日~3月11日(共九回)


< 出演 >

 オダギリジョー … 霧山修一朗(30嵗)
 麻生久美子   … 三日月しずか(28嵗)
 豊原功輔    … 十文字疾風(33嵗)
 ふせえり    … 又来(38嵗)
 緋田康人    … 蜂須賀
 江口のり子   … サネイエ
 三石研     … 諸沢(41嵗)
 岩松了     … 熊本(49嵗)
 由紀さおり   … ナレーション


< Keywords >

Drama dorama odagiri joe オダギリジョー 日劇 時效警察 小田切讓 麻生久美子 日剧 时效警察 小田切让
      時效警察#02
         No.2  Date 平成18121日 (土)
     事件名:位於上總武市的奧運女泳選手與教練間不倫的情
                     殺自殺事件始終
         霧山修一朗(小田切讓 飾)對於15年前發生的奧運女泳健將和教練殉情之謎的案件感到好奇,決定再次私下進行調查。案情經過是,有一對奧運女泳項目的姊妹花,姐姐藤山一子竟然在奧運選拔賽初賽前一天,摔落橋下死亡,而在同一天的晚間8點,她的教練小原也因瓦斯爆炸身亡。
         基於藤山一子的妺妺詩織的說法,小原教練在當晚曾打電話跟她懺悔,說後悔殺死了她姐姐,加上外傳一子和小原之間有曖昧,所以警方便朝著小原將一子殺死,再畏罪自殺的方向偵辦,最後卻因為苦於找不到證據,而讓案子懸宕了15年。
         當年這個案子轟動一時,負責偵辦的刑警山村還因此聲名大噪,還上節目談論他的推斷。但霧山卻認為其中疑點重重,首先如果教練小原要自殺,為何不在殺了一子之後,直接從橋上跳下去,而且瓦斯爆炸現場的暖爐上還在燒開水,一個即將自殺的人怎麼會燒開水?在霧山一步步推斷下發現,原來是好幾個巧合導致了大家的誤解.....
        
霧山修一朗「不會給任何人看的喔」日記
         No.2  Date 平成18121日 (土)
        【事件名】位於上總武市的奧運女泳選手與教練間不倫的情
                      殺自殺事件始終
         【犯人】
         
藤山詩織(原奧運女泳候補選手,現任女泳教練)
          (備考)每個人的心中都會有陰影,但是像她這樣程度的人不多。三日月的話更是一點陰影都沒有....。啊,拡軑的話很難講呢。那樣大概也算是有陰影呢?
     【事件經過】
          15年前,身為女泳選手的藤山姐妹(一子、詩織)為了奧運出賽資格而互相競爭,教練小原安雄卻跟犯人用電話告知了「代表權將由一子取得」的事實。於是憤恨不平的犯人約了此時打電話回家的一子到淚目橋見面。另一方面,小原在工作用的自宅內正好在煮開水,卻因火沒點著導致瓦斯外洩。於晚間20時因瓦斯爆炸身亡。20時15分,一子留了會晚點到達的留言在藤山家的答錄機裡。再那之後跟犯人會合的一子,因與犯人發生口角於是被推落橋下身亡。犯人說了「小原在電話中說了『我殺了一子』」這樣的偽證。由於一子與小原間向來就有不倫的傳聞,所以案件曾一度朝情殺自殺的方向做了偵查。事件後,犯人從選手職引退,以女泳教練的身分活躍著。
(備考)當時負責偵查的刑警先生,以相當地氣勢說了「DON!」呢。能夠像那樣「DON!」來「DON!」去地說話的人,我想除了他以外沒有別人了吧。髮型也是如同「DON!」的氣勢一般地豪氣逼人呢。某種意義來說,Total Coordinate。這麼徹底實在是了不起說。
         【證物】
          藤山家的答錄機錄音帶(好味道電器行保管)。小原死後,裡面留存著一子的留言。
(備考)諸澤先生的收據鑑定費用=2800元。殺價200元輕鬆得手。任何事都是試過了才知道對吧。
         【結論】
          多虧了三日月跟熊本課長偶然間在愛情賓館前被拍到,這個案件才能解決呢。即使如此,還是很羨慕熊本課長那個東照宮求來的牌子哪。
          這麼說來東照宮自從修學旅行以來就沒去過了呢。「與三猿一起睡覺的貓」的木雕像也因為太小而看不清楚....。還有馬的體臭很強,就這麼些印象了說。
          啊,對了對了,這次的「不會對任何人說喔」小卡,做了點加工,將邊緣改成青色的了。其實也沒什麼說。
     三日月靜香「總武署動務日記」
          No.02  2006121
          很勤奮的取締違規停車的時候,偶然間遇到了熊本課長。從他手機鍊的地方不知掉了什麼滾得老遠,沒有多想就去追了。看到那樣焦急的熊本課長,還是打從在霧山家尿急那時以來的頭一遭呢。喔,然後進去愛情賓館的簾子撿到那掉落的東西一看...。欸,什麼嘛。日光東照宮的牌子啊。真是失望。為什麼是東照宮啊?不是佐野厄運去除大師喔。
          還~~有~啊~~~為什麼會被蜂須賀拍到那種場面啊!不奇怪嘛?那個人喔,該不會是太閒了吧?這麼說來十文字也是,好像也沒在追查什麼大事件嘛。要是有的話早就跑過來自吹自擂了吧。
          還有,霧山也該多少收斂一下了吧,還在做什麼興趣的案件調查啊。我也是又一不留神地跟著他跑來跑去了啦。是說我查了一下,在查案地點的附近,有間聽說食材是採用東京灣捕獲的高級星鰻、且超有名的壽司店呢。只是順便說說而已喔,才不是別有居心呢!
          只是「要是能吃到美食真好啊~」這樣的感覺而已。星鰻壽司啊,一個人吃的話就好像變成一個很可悲的單身女性一樣,只是很討厭那樣而已。也不是非得要跟霧山一起吃....。但是,但是,但是!霧山卻好像在我毫不知情的時候,一個人跑去吃了喔!是怎樣啦!?為什麼沒找我?比起一個人吃,兩個人一邊說著「星鰻呢~」「啊,真是恬靜呢~」之類的話一邊吃著,一般來說會更覺得開心不是嗎。
          啊,話說回來上禮拜撿到婚姻登記書的是又來吧。討厭,我居然寫錯了啦....。這樣的話不就會被認為我根本就喜歡熊本課長了嗎。就~說~了,才不會跟隨身攜帶著東照宮牌子的人搞什麼不倫呢!
      時效警察#03
         No.3  Date 平成18年1月28日
      時效警察#04
      時效警察#05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