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ple sun blog--- 大頭妹のSecret garden ---

關於部落格
  • 349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該隱與亞伯-分集大綱



分集大綱:
         該隱與亞伯 #01
         中國邊境荒無人煙的大漠中,中槍倒地的初寅漸漸失去意識.....
         一架飛往韓國的飛機上,一位旅客突然發病,機上的宣雨對患者實施了緊急處治,並把患者轉往寶城醫院接受手術。
         寶城大學醫院急救科內,一位患者和宣雨搶救的患者症狀一樣,需要馬上手術,而醫院內神經科的所有醫生都在忙活宣雨的手術,騰不出人手,危急之中,從神經科轉來的急救科醫生初寅決定主刀。初寅進入手術室前,看到了七年沒有聯繫的哥哥宣雨正在手術,一陣驚喜。
      在宣雨的母親、寶城醫院副院長惠珠的安排下,宣雨成功手術一事登上了報紙頭條,惠珠等人接著藉此推動籌建腦醫學中心事宜,但是計劃遭到了急救科科長金賢珠等人的反對。初寅也支持按照在病榻上的院長兼父親李宗民的心願,設立急救中心。雙方意見對立,初寅的手術實力成為副院長等人達到目的的最大障礙.....
        
該隱與亞伯 #02
        
初寅接受宣雨的建議,來中國觀摩宣雨朋友的手術,以確定父親的手術方案。誤信初寅是騙子、答應黑幫盯梢初寅的英智早早地在機場等候,初寅一下飛機,英智即迎上前,自告奮勇做初寅的導遊。為了不讓初寅這個從韓國來的「騙子」跑掉,英智對初寅進行二十四小時貼身盯防,並向黑幫報告初寅的一舉一動。
         昔日戀人宣雨和書妍終於見面,書妍在心中仍不能原諒七年來音信全無的宣雨。回到家裡,書妍發現現在的戀人初寅臨行前為她所做的安排,露出幸褔的笑容。
         初寅在中國結束手術觀摩後,突然改變行程,前往褔建省。英智為了監視初寅,忍著突然發作的腹痛,隨初寅來到褔建的一個村寨......
        
該隱與亞伯 #03
        
初寅在惡劣的條件下順利地為英智做了盲腸手術。英智改變了認為初寅是騙子的想法,不顧傷口疼痛,跑到醫院,從欲綁架初寅的黑幫手中救出初寅。與初寅告別後,從朝鮮逃出來後一直顛沛流離的英智發現了初寅為自己所做的細心安排,感動得流下了淚水,追上初寅,問初寅如果自己到了韓國,初寅會不會與自己見面。
         宣雨不顧初寅阻止,堅持為宗民手術。宗民留下的要建急救中心的信件被送到了醫生們手上,宣雨憤怒中開始了宗民的手術。寶城醫院的理事們就建立腦醫學中心還是急救中心進行了表決,結果雙方票數相同。所有人都在等待宣雨的手術結果.....
        
該隱與亞伯 #04
         書妍聽說初寅失蹤的消息後,和宣雨來到中國,看到外交部職員遞過來的初寅的包和護照,一下子呆住了。抱著不是初寅東西的一絲希望,書妍打開相機,結果看到了初寅與英智的合影,頓時眼前一片茫然。
         英智在中國做生意餬口,一想起初寅臉上就露出幸褔的笑容。突然,追蹤英智哥哥江哲的朝鮮特工來到英智的小攤前,英智匆忙逃走。
         身中數槍絕望地躺在沙漠中的初寅被路過的幾個朝鮮人救下,為首的一個恰好是英智的哥哥江哲。傷癒後的初寅不記得以前的任何事情,但卻能熟練地做手術。初寅為救江哲的朋友和江哲一起去醫院偷藥,醫院的監視器拍下了初寅的模樣。而同時,書妍瘋狂地四處尋找初寅,以致心臟病發作,暈倒在大雨中......
         該隱與亞伯 #05
        
江哲、初寅等人被朝鮮保衛部隊隊員包圍,初寅躲開了保衛部隊隊員,拚死逃跑,突然看到朱家角胡同牆上的尋人啟事,怔怔地盯著啟事中自己以前的照片,都沒有察覺到保衛隊員們追了上來。江哲跑來救走初寅,為保護初寅中了一槍,血流不止。
     宣雨聽說自己的病復發,去朱家角找書妍,與被中國公安抓走的初寅擦肩而過。
         英智決定一個人去韓國,坐上了偷渡船......
        
該隱與亞伯 #06
         監獄裡宣雨終於見到了初寅,但面對不認識自己的初寅,宣雨沒有相認。回到韓國,宣雨從吳理事那裡見到了「初寅」的骨灰和戒指,雖然明知初寅還活著,仍為初寅舉行了葬禮。初寅和江哲在被遣返回朝鮮過程中逃跑,初寅費勁周折回到朱家角,但是那些貼著初寅肖像的尋人啟事都不見了。
         書妍欲往山西省找初寅,在車站接到初寅已回韓國的聯絡,急急忙忙返回韓國,方發現正在舉行初寅的葬禮。就在這時,來到韓國的英智到醫院找初寅.....
         該隱與亞伯 #07
         抵達韓國的初寅決心和英智一起找回自己的記憶,他來到國情院,接受調查。現名吳江浩的初寅引起韓國國情院工作人員的懷疑,他們調查初寅是不是殺死江哲的罪犯。
         結束初寅葬禮之後的宣雨完全像變了一個似的,迅速著手成立腦醫學中心。對初寅的死懷著負罪感的英智來找宣雨.....
         該隱與亞伯 #08
         英智在納骨堂看到書妍,接著初寅迅速逃開。初寅跟著英智回到英智的住處,看到英智儉樸的生活用品心下難過,入夜,兩人都輾轉難以入眠。
     惠珠從趙玄泰那裡得知了宣雨的病情,來到宗民病床前訴說心中委曲,宣雨聽說後跑來,安慰母親稱很快就會好起來....
         該隱與亞伯 #09
         初寅一見到來到英智家的治秀,拚命撲過去,這時英智趕到,初寅大喊治秀就是殺死江哲的人,不能放過他,但英智回答說不能再失去初寅,讓初寅不要再打了。放跑了治秀的初寅向英智提出搬家,二人到了清州。
         宣雨讓褔根打聽初寅的下落,並打電話給沒來找自己的英智.....
         該隱與亞伯 #10
         英智得知初寅在努力找回記憶,和初寅吵了起來,英智害怕初寅找到以前的記憶後忘掉所有與自己有關的事,初寅聽了心中難過。為了英智,初寅決定把找回記憶之事往後推,英智很感激初寅的一片心意,同時又覺得初寅可憐。
         書妍去看望宣雨,埋怨宣雨不愛惜自己身體,宣雨也回憶了艱難的往事。書妍勤說宣雨接受治療,宣雨請求書妍無論發生什麼事,都要站在自己一邊.....
         該隱與亞伯 #11
         英智隨後趕到醫院,看到賢珠在叫初寅的名字,而初寅為英智著想,否認自己就是初寅,英智在旁邊說出真相:他不是吳江浩,就是李初寅。英智以為初寅從此會離開自己,正失落時初寅出現在面前,提議一起去兜風。兩個人懷著也許是最後一次在一起的想法,騎著車沿著清南大路兜風。
     宣雨聽說賢珠見到初寅,急急忙忙來到清州寶成醫院,他要親眼確認初寅有沒有恢復記憶,能不能認出自己....
         該隱與亞伯 #12
     英智眼看汽車向初寅衝來,衝過去擋在了初寅的前面,二人被送往清州市立醫院。宣雨為了讓初寅永遠消失掉,趕去清州市立醫院,但初寅已經離開。宣雨接到惠珠的電話,聽說初寅活著回來了,又急忙返回首爾。英智醒來後發現不見了初寅,馬上去寶成醫院找初寅。
        書妍正在教孩子們,這時宣雨來找他,書妍笑臉相迎,突然發現初寅在宣雨身後,一下子征了.....
         該隱與亞伯 #13
         初寅看到宣雨與書妍接吻,深受衝擊,急忙調頭離開。書妍喊著初寅的名字欲追上去,被宣雨攔住。初寅明白了在這六個月期間發生了很多變化,他到放置自己「骨灰」的納骨堂,發現了書妍放在那裡的戒指,心中難過。初寅下決心要找到害自己的人,抱著自己「遺像」和「骨灰」回到寶成醫院。
         初寅回來的消息在寶成醫院炸開了鍋,宣雨懷疑初寅是否真的得了失憶症......

         該隱與亞伯 #14
       初寅在宣雨的關注下為治秀成功做了手術。聽說治秀醒過來,初寅即來到重患者室,但在那裡只發現了一張治秀留下的紙條,而治秀卻不見蹤影。初寅擔心治秀威脅英智的安全,急忙去找英智。治秀其實被宣雨轉移到了另外的地方,他答應告訴宣雨所有有關「吳江浩」的事。
         在初寅的幫助下,金賢珠課長通過倫理委員會恢復職務,又回到寶成大學醫院急救醫學中心,此事令支持腦醫學中心的醫生們更加不安.....

         該隱與亞伯 #15
         聽說要置自己於死地的人竟是自己那麼信賴的哥哥,初寅十分受打擊。他在醫院裡無法平靜下來,看到正在找自己的宣雨的樣子,就忍不住氣憤和失望。英智聯絡不到初寅,很擔心,聽賢珠說初寅可能在父親的別墅,請假去楊口。
         宣雨因為初寅不見了而忐忑不安,他來到書妍面前,向書妍求婚....

         該隱與亞伯 #16
         初寅接到書妍的聯絡,當發現是宣雨請客時很不自在,一起同來的智英也不知如何是好。吃飯時初寅和宣雨間的氣氛異常緊張,書妍和英智都為二人擔心。席間,宣雨宣佈將和書妍結婚,初寅丟下反對的話離席而去。
         醫院召開臨時理事會,初寅開始復仇.....

         該隱與亞伯 #17
         宣雨發現書妍在初寅房間中得知了所有真相後十分憤怒,他找到書妍,向她承認是他抛棄了初寅,書妍不敢相信事實如此。惠珠發現形勢對宣雨不利,來到宗民病床前,憤怒地抱怨宗民導致她和宣雨如今的局面。初寅在外面聽到了惠珠的話,得知自己親生父母的死與宗民院長的病倒都是惠珠一手造成的,深受打擊.....
         該隱與亞伯 #18
     決定是成立腦醫學中心還是急救中心的理事會開始,宣雨告訴初寅現在放棄還來得及,被初寅拒絕。理事會舉行過程中,初寅得知崔治秀正和英智在一起,十分擔心,更糟糕的是,警察以殺人嫌疑來逮捕初寅,初寅望著宣雨,怒火中燒。
         在賢珠的幫助下初寅從醫院逃出,去救英智。救出英智的初寅等來了宣雨......

         該隱與亞伯 #19
         初寅得知了宣雨的病情,來到宗民的床邊,對宗民說最後也不會原諒宣雨。寶成大學醫院貼出了理事會的公告:停止開設腦醫學中心,同時推動設立急救中心。神經外科醫局又在此時追究宣雨的責任,宣雨進一步陷入困境。宣雨拒絕參加倫理委員會,消失幾天後又回到醫院,指定要初寅做自己手術的主刀醫生....
         該隱與亞伯 #20
         宣雨腦瘤導致腦出血,被送到急救室,但初寅不加理會,一個人離開。宣雨的狀況越來越糟,賢珠決定讓宣雨進手術室。惠珠找到初寅,跪下哀求他救救宣雨,初寅咬著牙堅持不予理會。緊急之中,決定由姜錫勳主刀手術。
         讀完英智轉交的宗民的信,初寅出現在宣雨的手術室,準備主刀......
         最後手術成功了,但宣雨卻手腳不能動,口不能說的狀態,但初寅說他被關於心牢,可是心理關係導致他這樣,剩下只有他自己要想得開才能好起來,算是和書妍在一起.....
         初寅最後到很漂亮的地方-當初生活在快樂的地方的回憶,終於和英智在一起.......(最後應該結婚吧^^"")

轉載自從"小宅戲劇週記"

~完~放給很大的"亮點",如果不想被傷了眼睛,請戴上大陽鏡準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